懒癌患者

一个话痨+话废的逗比
痴迷欧美圈,热爱黑瞎子
入圈随心佛系,圈子广泛
无cp洁癖,接受不了ooc车(被车吸引进去被ooc吓出来 呕吐)
嗑强强几乎上瘾
职业打call√
无论写文还是别的啥就是自己图个开心
懒癌晚期,随心情填坑😂
一般不弃坑
乐意被催更

这一段死亡探戈真的非常浪漫啊……
被戳到了
他怎么那么完美

【呈丘】 回忆

#看了最新话的脑洞,是呈哥给丘哥交狗时的情形,不是很显cp
#新一话的呈哥丘哥都好撩,论两个男神在一起后除了祝福还能干嘛(流下幸福的泪水)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丘哥无论如何也没想过开门之后会先看到一只狗,而且还是被贺呈面无表情地抱在怀里。

“别告诉我这也算任务。”

丘哥按着门把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青筋,眉头拧紧,满脸写着不爽。

第一次,丘哥不是很想放贺呈进来。

看不出贺呈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站在门口,也没说要丘哥让路,好像也没打算解释为什么忽然要丘哥养狗,还是只不知道断奶了没有的小狗。

只有直直望向丘哥的漆黑眼眸和不时逗弄小狗的修长手指能显现出站在这儿的并不是一尊雕塑。

“不。”

男人忽然开口。

明明有求于人,却好像对方欠了他百八十万。

丘哥愣了一愣,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于是额头川字更明显了几分。

他刚打算询问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就被紧接着的言语打断。

“算我欠你的。”

平静的话语,眸中一如既往不带其他情绪。

丘哥没养过狗,也不是很喜欢宠物,特别是会掉很多毛,需要经常洗澡,还得不停出去溜的那种。

所以他非常不想接这活。

而且,看对方的意思,养狗的时间还极有可能会无限延长。

但是贺呈这句话很轻易地,便让丘哥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他的肌肉几乎是瞬间松弛了,面色也忽然变得和缓,言语中带有一丝不得已而妥协的委屈,还透着无奈——

“……说什么欠不欠的。”

侧身为贺呈让路时,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丘哥忽然想起很久以前。

那时,他还不是丘哥,大家叫他阿丘。

回忆逐渐清晰,他突然意识到刚刚的对话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两人说出的句子好像也没有任何变化。

-

那时他还是呈哥纯粹的手下。

这话的意思不是说现在两人之间就不纯粹了,而是当时他们的关系还没那么复杂。

互相也没那么铁。

所以丘哥其实不是很能理解自己当时的想法。

可能是一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在部队待的时间太久之后,责任感过于强盛。

或者是那种对上级绝对忠诚的思想的根深蒂固。

也有可能是贺呈本人的人格魅力,而且他对手下弟兄的态度确实不错。

总之是他们在出任务时遇到了突发事件。

有个敌人没被处理干净,手里还端着枪。

子弹朝着贺呈射过来时,阿丘不假思索地挡在了顶头上司前面。

现在想来,其实最可能的原因是当时贺呈是他的金主。

假如呈哥出了什么事,阿丘还得去费尽心思的找别的雇主。而呈哥这种人不错,对手下好,开价还高的雇主,很难再找到第二个。

阿丘倒是没想过还有睁眼的一天。

他为贺呈挡子弹时只想着对方死了自己就要啃不止一个月馒头,甚至可能连馒头也啃不起。

但他没想过自己死了以后,是百分百没办法啃馒头了。

贺呈当时坐在他床头,阿丘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

似乎没有缺胳膊少腿。

还行,下个月的饭有着落。

丘哥这样想着,觉得比较宽慰。刚打算起身,便感到右臂一阵剧痛。

他想要看看手臂伤的怎么样,转念一想,估计也是被绷带缠得死死的。肯定什么都看不到,于是作罢。

“呈哥?”

那个男人坐在那里有点太死气沉沉,半天了不说一句话也不换个姿势,阿丘看着都觉得闷得很。

想着对方不会是没发现自己醒了吧,于是开口试探。

“丘,你的手臂……”

男人终于开口。

是正常探望病人的话题。

阿丘以为他会问自己疼不疼,伤的怎么样,或者是告诉自己胳膊废了,不截肢也要半残之类的。于是耐心等待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同时想着该怎么回复。

“算我欠你的。”

这句话可算是个急刹车顺带转弯漂移,反正阿丘被甩的猝不及防,差点没被唾沫呛到。

虽然仔细想想,这句话似乎很符合贺呈的套路。

呈哥是刀尖舔血的人,有手下没兄弟,有兄弟也不是过命交情。

对他来说,比起感情还是切身利益来的实在。

结果他孤身过独木桥多年,忽然遇到个人关键时刻真会为自己豁上性命,第一反应不是感谢却是亏欠。

贺呈当然不知道阿丘是怎么想的,他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有人会为了下个月不饿肚子而为别人拼命。

事实上阿丘本身的行为确实很让贺呈匪夷所思,他无法理解世界上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个人给另一个人挡子弹。

但无论多么不符合逻辑,这事确确实实发生了,故事的主角就在他身后的病床上躺着,胳膊挂了彩。医生还没说会不会影响以后的活动,但估计被枪伤到也不是闹着玩的。

他当然对阿丘有感激的情绪。不过常年来的思维方式还是让他觉得先要对躺着病床上的人有所回报,最好是利益回报。

而对阿丘来说,他也有点匪夷所思。

尽管经过换位思考勉强理解面前男人的想法,但他也更倾向于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做事。

所以他笑了一声——

“哈,说什么欠不欠的。”

-

丘哥回过神来。

贺呈已经坐到沙发里,低着头,看着面前的狗。

他叹口气,走了过去。

看着地上的小狗拼命摇着尾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东西已经开始掉毛了。

“先说好,我没养过狗,死了别怪我。”

既然整理了一波就干脆搞完吧
只有两位大副是缩略图不大好看
所以又发了他俩(非常喜欢大副服装了)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
稻草人出境三次,因为只有他是黄色的啊
觉得和咖啡爵其实蛮配的
所以原来稻草人的主色调是咖啡色?
(恳求官方出一波joker的亮金色或者柠檬黄的皮肤弥补情侣装空缺)

刚刚无聊看角色服装背景故事,结果发现……
情侣装?

其实原装也很般配啊√
体型差什么的……

入坑蹲着

刚看完电影就来lof,果然没让我失望!
当时看到王多鱼问为啥二爷没儿没女
我就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刚想着“唉,回去脑补金爷二爷不知道算不算拉郎,粮肯定很少……”
金先生直接一句“你可以叫我二奶。”
还眨眼!
官方搞事最为致命!
那么严肃淡定内敛老江湖的人,学着年轻小伙子调皮眨眼!
故作从容,稍微有点尴尬,又很调皮很开心还有那么一点小骄傲……天啊!
大概金先生能够对二爷的亲人说出和二爷的关系时,也是很雀跃开心的吧!
对方已经不在了还会因为和他的关系而“失态”那么对方在的时候岂不是完全崩人设?
各种宠啊纵容啊一起调皮
他黑脸我白脸
他搞事我给他擦屁股
他犯浑我就淡定地站在一边帮腔,气死人不偿命
真好啊!
脑补一下就觉得太好吃了!
一方脾气暴躁 不善于掌管情绪 喜形于色
一方温和 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喜怒无形
好吃!
真好吃!
什么刀子,有点虐……金老余生要孤独
明明是
细水长流白头偕老!功成名就携手一生!
总比两人从未相识好吧!
这明明是个结局圆满的甜文!

最后
我觉得先是在生活中 俩人又是成年人……
互攻!互相尊重理解支持!
清水都行!看看月色搞搞事……
好吃!

唱给你的歌

#呈视角

抬手打开桌子上的老式录音机。随便放了张磁带进去,响起的是不知名的华尔兹乐曲。

老爸的品味……优雅而做作。

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抬眼看了看那人,正陷在一旁的沙发里,手里还拿了根烟。

“丘,我从来没有听过你唱歌。”

他翻了个白眼,走到我身旁,抬手关了录音机。

“你想听什么。”

微微扬了扬眉毛,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答复。

不过这人对自己似乎一向是有求必应。

那……听什么呢?

思索半响猛然开口,精神上的愉悦带着身子也立了立。

“父亲,会唱吧?”

“……什么?”

他愣了一愣,张了张嘴。半响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把烟掐灭,表情仍有点僵硬。

我知道他刚刚显然是误会了什么,摇摇头摆了摆手。

“来,开始。”

“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

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人会真的正儿八经的唱了这首歌,脚尖不时点地,哒哒地打着节拍。中间有的词他忘记了,于是就开始轻声哼唱。他哼唱时,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眼神变得深远,目光变得柔和。

他唱的歌的音调比原音低了一些,原本低沉的嗓音显得更有磁性。幸好这首歌的音调本来就不是太低,不然人恐怕到一半就唱不下去了。

“感谢一路上有你……”

沉默地听完,本来想调笑几句,但看到人正经的样子又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倒是把目光投了过来。

“怎么样?”

“本来以为你会是五音不全。”

他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

“现在呢?”

“挺好。”

相隔两地的长途通话

#双视角

#呈

那人去出任务,已经过了快一周。不知是出了什么状况,连电话也没打来一个。

盯着手里的东西有一段时间了,揉了揉太阳穴,手指本能地打开通讯录,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嘟——嘟——”

铃响了三声,那人还没接起。

以往三声之内是必然会听到他低沉的嗓音的。

手指敲着桌面,自己几乎对人接起电话已经不抱希望,稍感焦虑之时,耳畔却响起熟悉的声音。

“喂。”

“怎么这么久。”

“刚刚在处理事情,没听到。”

“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

不清楚那人是不是在搪塞,也不好再追问。又跟人闲聊了几句,直到可聊的话题聊尽,两人都陷入沉默,却又不肯挂电话。

“嗒!”

电话里传来杯底与桌面碰撞的声音,看来他刚刚是在喝酒。

“呈哥,你不常给我打电话。就算打了,也聊不了这么久……”

语毕,听筒里陷入很长一段空白,隐约能听到人又拿起杯子灌了一口。

“……有话直说。”

自己不是磨磨叽叽的人,今天却和人扯了许多有的没的。猛然间也有点想喝酒,略一沉默,终究开口。

“我想你了,快点回来。”

#丘

这次任务本来是没什么,只不过向个欠债的倒霉鬼讨债。谁知那人在赌场输得裤衩都没了,这次竟打算鱼死网破拉一人陪他下地狱。

进门人表现得还服服帖帖,佯装去取钱袋,谁知交接时却从袋子里掏出把手枪直接开枪。亏得自己隐约觉得不对才没当场命丧黄泉,就算如此子弹也还是贴着脸过去,拉出一道血痕。

直接夺了人手枪把他崩了去见阎王。

搜了搜他家里结果只在冰箱里找着一瓶未开封的啤酒。快把他家翻了个遍也没找着钱,连个开瓶起子也没有。

烦躁咬开瓶盖坐在沙发里,才发现裤兜里的手机正在振动。

手机里只存了那人一个号码,想着这次是没法在铃响三声内接电话了。不知是什么心理还觉得有点好笑,拿起瓶子灌了一口,按下接听键。

“喂。”

“怎么这么久。”

“刚刚在处理事情,没听到。”

“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

看了眼脚边滴血的尸体,略一沉默还是决定掩饰,自己本不善于说谎,幸好那人也没再追问。

对方又与自己闲聊了几句,双方都不是会找话题的人,没过多久可聊的话题便聊尽。

听筒里陷入沉默,理智说现在应该道句不早了,然后结束对话,偏偏又不大舍得离开对方的声音。

脸上伤口隐隐发痛,一阵烦躁猛灌了口啤酒。

“嗒!”

将瓶子放在桌上,没控制住力度,响声有些大了。

“呈哥,你不常给我打电话。就算打了,也聊不了这么久……”

自己今日的语气是有些冲,可能是劫后余生也可能是喝了啤酒涨了勇气。脑海里反复打了草稿最后还是决定直接跟人说。

说之前又喝了口啤酒,不知是为了壮胆还是放松。

“……有话直说。”

以为对方会沉默许久。刚打算起身收拾残局,结果听筒里乍然传来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却令人猝不及防。

“我想你了,快点回来。”

手里酒瓶子差点没脱手。

这下有了好理由,就着瓶嘴咕咚咕咚灌了一整瓶,抬手擦了擦嘴,发现脸上不知何时挂上了笑。

“好。”

【呈丘】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

#突如其来的脑洞
#很短了
#随手

      从床上坐起,顺手从床头抽了根烟,点上。
      自己没有吸烟的习惯,只是两人的行为往往过于激烈,一干就是一晚上,连着好几次。哪怕是自己,第二天也有一丝疲惫。
      窗帘过于厚重,屋内只能看到指间的红光。为了将落地窗尽数挡住,当初还花了不少功夫安装这些东西,此时却让人分不清白天黑夜。
      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时间是凌晨五点多。果然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法动摇自己的生物钟,估计着天也快亮了,打算抽完这根便起身洗漱。
      借着手机屏幕的亮光看了看地板,只望见散落一地的衣物,还有几个带着浊液的避孕套散落在垃圾桶附近。说起垃圾桶,不知是被谁的衣服带倒了,里面的纸巾、烟灰撒了一地。
      再向远看,还有几个倒下的酒瓶,唯一一个立起的,里面似乎还剩了半瓶。
      昨晚好像是喝了一点,为了助兴。
      愣神途中,感觉指间一空,脖颈被人用下巴抵住。对方用另一只手从前面拿走了我手中的烟,吸尽了最后一口。
      我转过头,就着这个姿势和他来了个深吻。
      分开以后,我看着面前的一篇狼藉,缓缓开口,语气中带着压抑不住地戏谑。
      “辛苦你了。”
       想着有时生活技能为负也挺好。起码这要命的残局不用自己来收拾。
      “像杀人现场。”
       他顺着我的目光望去,我能明显感到揽住自己脖子的手缓缓用力。我确定如果不是自己比他稍精壮一些,或者他是我的上司,自己会被毫不犹豫地掐死。
      “草。”
      他暗骂一声,有些懊恼。
      “早知道刚刚不把烟头丢地上了。”

【情剑】根据二十七初步得出的结论……

发现新一期还是有很多关于老曹老臧的东西。
于是整理一下
个人理解
非官方
欢迎探讨

1.臧鑫对曹德智还有一丝期望,曹德智却因为某种原因对臧鑫感到愧疚。初步估计是因为他们天生的羁绊和注定的悲剧。
2.他们的结局注定是悲剧。
3.他们第一次使用情感动天是在曹德智前往血神军团前,臧鑫留恋他却没有阻止他。
4.除了武魂融合,多情剑和无情剑始终都是互相排斥的状态。
5.受武魂影响,臧鑫和曹德智会互相吸引又摩擦不断(也可能是心灵吸引武魂排斥)。即在心灵结合的情况下又会出现相互排斥的情况。
6.曹德智和臧鑫以为所有极限斗罗的武魂融合技都必须献祭自己的生命,所以唐舞麟和古月娜武魂融合时两人非常担心。
7.曹德智和臧鑫只有在极限斗罗(划重点)层次的武魂融合技才必须献祭自己的生命。所以之前武魂融合是没事的(不然就bug了,一融合就死),但他们很早就知道这一点。
8.曹德智不后悔认识臧鑫,臧鑫下辈子却不想认识曹德智。
9.曹德智坚定地希望和臧鑫相识。
真应了“多情自古空余恨,道是无情还有情。”
10.觉得臧鑫对曹德智有怨念,曹德智曾经伤害过臧鑫。
11.两人关系应该很纠结。
12.三水太隐晦了。都怪实体书审核。
13.三水在网上开个番外好好讲清楚我就原谅你。

【情剑】答复

曹德智x臧鑫
国际惯例圈地自萌
原著向,情感纠纷一波
大概是刀,但讲真我觉得很甜啊!
直男思维预警——感觉和大家的脑回路不一样,觉得臧臧不是傲娇一下是真的以前被伤过,然后这次又扎心了,所以……

碎碎念:当初看到牧野的话没太在意,因为他俩后面没戏分,结果真正萌上反而是今天看了我单行本,看到他俩死了才……(经过漫威蹂躏龙王传说二十七喜欢的角色相继领盒饭的我对刀已无感)
然后今天看到老曹那句话瞬间不淡定了。
大兄弟???没搞错吧??情商呢?殿主!情商在哪里??真·无情斗罗,你够了啊!
表示接受不了烂尾,于是毅然决定接上!
(为了剧情连贯前面又加了点,于是为了不影响阅读,前半段几乎为原著……)

————————————————————————

      看着深渊军团被武魂融合技包裹,曹德智和臧鑫终于释然。
      臧鑫偏头看了看身旁的曹德智,却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眸中只剩下生死与共后的平静与长情。
      身后的虚影越发虚幻。臧鑫张了张嘴,许是觉得以后再无机会询问,终究开口。
      “终于结束了吗?我们终于可以无所顾忌了吗?”臧鑫轻声问面前的曹德智。
      曹德智的表情有些苦涩:“对不起。”
      臧鑫微微一愣,没有想到曹德智会向自己道歉。曹德智无情斗罗的封号不是白来的,这个唐门斗罗殿的殿主,不仅待人冷漠淡泊,两人长期的相处也让臧鑫深刻了解面前这个男人的固执和执着。
      他们两人的事情太过复杂,这不仅仅是哪一方的错与对。或许上天真的不祝福这份禁忌的恋情吧。
      臧鑫轻轻摇摇头:“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不只是你,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不敢面对。可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不,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结局就注定了,必然会是悲剧。我们使用了一次情感动天之后,其实就明白了这一切,所以,你才主动要求去血神军团做第一血神。我没有阻止你,因为我们都不愿意看到那样的情况出现。”
      曹德智叹息一声,道:“其实我们都没有错,只不过,上天跟我们开了个玩笑。除了那一瞬间的融合,多情剑和无情剑始终都是互相排斥的状态。”
      臧鑫苦笑道:“是啊!这是上天对我们的捉弄,也是让我们拥有情感动天这等绝招的代价。它让我们在心灵结合的情况下又会出现相互排斥的情况。所以我才会说,我们的结局早就注定了,必然会是一场悲剧。”
      语毕,两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臧鑫能够感受到对方情绪的波动,因为他的手已经被握的有些发疼了,但曹德智好像没有意识到。      
      许久,他缓缓开口:“终于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并不是所有极限斗罗的武魂融合技都必须献祭自己的生命,只有我们才需要如此。好在我们的武魂融合技还能起到作用,可惜,只能争取到三天时间。”
      臧鑫道:“舞麟是神王唐三之子,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战神殿有越天斗罗关月一步跨入神级,我们唐门也有情感动天这个绝招。我们没有给唐门丢人。”
      曹德智哈哈一笑:“不重要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这一生,我并不后悔。认识你,我也不后悔。”
      臧鑫深吸口气,目光有些空远。过去的事终究是过去了,但留下的东西不会消失。假如,自己这辈子没有遇到他,那么会不会拥有那些经历?会不会找到一个温柔的女子,度过快乐的一生?会不会不被情所伤?会不会……放下那些执念?
      执念。
      无情斗罗曹德智执着固执,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时至今日,只能是感慨句“造化弄人”罢了。
      多情斗罗一向温和的眸子暗了暗,覆上了一层悲伤。长长的睫毛下垂,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下辈子,最好别让我再遇见你。”
      曹德智却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不,下辈子还要做兄弟。”
      臧鑫抿抿嘴,张开嘴深吸口气,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其呼出。
      身后的虚影几乎已经消散。
      曹德智将臧鑫的表现看在眼里,第一次,这位无情斗罗眼中出现了波动,欲言又止几次,了无以往的决绝。
      “……我以为你会像以前那样纠正我。”
      “我已经纠正了太多次了。”
      “那么,你打算放弃了?在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刻?”
      “……”
       臧鑫沉默不语,眼中的光芒依然暗淡。半响,他发力捏了捏曹德智的手掌:“我有点疼。”
      “对不起。”
      曹德智赶忙放松,说出了今天甚至可能是这辈子的第二声对不起。
      臧鑫摇摇头,缓缓开口,却是避开了曹德智的问话。
      “多情自古空余恨……这句话放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
      “道是无情却有情,亦是如此。”
      臧鑫猛然抬眸,对上的却是一双柔和而深情的眸子。
      曾几何时,他为此沉沦,几乎疯狂。事实上现在又何尝不是呢?沉寂数十年的心灵在此刻依旧颤动。
      “你还是不肯开口吗?”
      曹德智的声音已经很轻了,他看到了爱人的动摇,却没有听到期望的话语。
      “罢了……罢了。”
       臧鑫苦笑一声,目光终究是软了下来:“我也厚脸皮了那么多次,不怕这一下。”
      “道是无情却有情。老曹……这么多年了,其实,我已经不抱太多期望了。我……在你心里,我们终究……还是只能做兄弟吗?”
      “不。我们是爱人。”
      曹德智不假思索地答复,眼中闪烁着光芒,此刻的他终于扬起了笑容。
      事实上,他早在得知史莱克学院被炸毁时就已经正视了对臧鑫的情感。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总觉得来日方长,有机会了可以再好好弥补对方。却不想走到了今天,两人再无来日。
      “臧鑫,这些年来,真的是我错了。我没有意识到我也早已沉沦于你,我不该去逃避,更不该离你而去,让你独自承担一切。臧鑫,我爱你,不亚于你爱我。”
      无数个年年,无数个春秋,无数个难寐的夜晚。等待了那么久,终于得到了答复,臧鑫眸中的光芒终于重新燃起,久违的笑容重新洋溢在脸上。他终于得到了应有的答复,他以为他会激动,会疯狂,或者泪流满面。而在此刻,这件事真正发生的此刻,身体却只能洋溢出一个笑容。
      无情亦多情,多情对无情;
      多情已无情,无情亦多情。
      臧鑫以为自己已经控制住了情绪,缓缓开口,声线仍然颤抖。
      “曹德智,我也爱你。”
      抬手揽住他的脖子。
      唇齿相接,双方都发了狠地吸吮,快要吻进对方的喉咙里,融到他的血液里,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身后的虚影完全消散。
      没有人知道无情斗罗和多情斗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完成了怎样的壮举。法则的羁绊,上天的阻拦,在那一刻通通碎裂。
      他们用生命换来了一份向世俗完美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