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珩

一个话痨+话废的逗比
痴迷dm
无cp洁癖
职业打call√
写文就是自己图个开心
懒癌晚期,随心情填坑😂
一般不弃坑
乐意被催更

Despicable me 人设

源自我的名朋置顶……
大概就是心中对原作里格鲁和德鲁形象的理解
有私设
一般来说写文什么的,双方的性格大概就是这样
但如果有黑化梗或者其他什么的……
还是因梗而异√
(记性很好那几条源自 @奇怪的布丁 的科普,感谢)
占tag致歉

#原作Gru
#身材没有Dru好(Dru是上流社会肯定注意保持身材),但是体能比Dru好(经常干坏事锻炼了体能)
#稳重,成熟,极度腹黑(骨里纯黑),不刻薄毒舌但是偶尔会吐槽,不傲娇(事实没必要否认),心机不算太深(偷东西不需要心机)
#内心其实是好人(真的),对亲人朋友很暖,比较纵容
#情商高,所以对亲人朋友的观点很少提出反对,都是表面附和——比如那个弱爆了的格鲁西
#对待幼稚的东西时没有大人架子,真的对什么东西有兴趣不会傲娇地放不下脸面去玩,所以有时会童心未泯和孩子们或者Dru一起玩耍
#平时一直冷着脸,不苟言笑,但是有些时候就会本性毕露露出有些欠扁的痞笑
#大多时候会觉得Dru等人太幼稚
#因为干的坏事都是大事,所以不屑于干小偷小摸的事情,比如偷棒棒糖或者抢冰淇淋车
#当然如果Dru很想去的话还是会勉强陪着
#是坏蛋不是地痞流氓所以不会撩妹
#其实看到弟弟有头发而且特别柔顺时,不是特别难过,甚至有时还会感到一丝高兴
#内心并不讨厌冰淇淋和棒棒糖的味道,但也说不上喜欢。所以偶尔Dru递过来这些东西的时候自己也会接下
#很注意家人朋友的感受(因为儿时缺爱)
#略微弟控,一般弟弟的要求都会尽量满足
#不喜欢弟弟天天吃冰淇淋或者甜食,因为对身体不好
#护短,遇事不讲道理直接Freeze ray
#记性很好。能记住每个小黄人的名字并且分清他们,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有乳糖不耐症,所以偶尔接受了Dru递过来的冰淇淋时,有时候会胃痛甚至拉肚子(尽管这样还是会在必要时和他一起吃)
#家财万贯(当然还是没法和Dru相比),但是给每个小黄人发完工资以后剩的就不算多了
#不怕痒
#两只眼睛按神偷三来,都是蓝绿色,年龄未知,反正超不过四十√(私心)

#原作Dru
#不是傻白甜,只是为人随和开朗,热情奔放过度
#以上一点(热情奔放)在哥哥面前更为明显
#平时(在外人面前)属于标准富家公子形象——优雅、绅士、浪漫、随性、稳重(偶尔)等
#绝不是纨绔子弟(不然家产不都没了),有时带些痞气,有点花花公子的感觉
#事实上并不是没有心机,这一点在与其他大户谈生意时最为明显
#不会白切黑因为本性不算黑(和哥哥相比的话),但偶尔还是会有些小腹黑
#发自内心喜欢甜食,如棒棒糖、冰淇淋等。不要问为什么,个人喜好没有原因
#总之毕竟Dru是个成年人……但是相比之下童心未泯,没有大人架子,可以和孩子打成一片所以很讨孩子喜欢
#发现有了哥哥以后微带兄控属性(因为对父亲的依赖和崇拜),所以有时在Gru面前会显得有点幼稚
#确实不太在意物质,因为以德鲁现在的家产,已经不需要物质了hhh
#类似偷棒棒糖这些小偷小摸的事干过不少,但是没法去干大事,也就是做真正坏人的经验不足,所以得靠哥哥
#身材肯定比哥哥好(因为是上流社会肯定很注重这些),体能比哥哥差(因为是上流社会,不经常活动)
#会不会撩汉我不知道,反正很会撩妹(比他哥要会的多)
#情商不算高但绝对不低,(其实可以算是高情商,毕竟三言两语讨得格鲁一家欢心)
#很喜欢和侄女们一起玩,比如逛游乐场或是一起吃冰淇淋
#其实并不喜欢过度和人肢体接触,但是不知为什么这一条在见到哥哥一家时很不适用
#两只眼睛按神偷三来,都是蓝绿色,年龄未知,反正超不过四十√(同样私心)

以下大概会有较多私设
大概是想象中的小格鲁的形象

#Little Gru
#体型中等,不胖也不瘦
#稳重,成熟,自立,略腹黑,不刻薄毒舌但是偶尔会吐槽,偶尔傲娇
#因自卑而有点自负,内心缺爱,渴望关爱
#内心是个善良的人
#情商高,对亲人朋友的观点很少提出反对
#智商高
#挺喜欢游乐场,糖果一类幼稚的东西,但是怕被别人嘲笑幼稚而控制玩的欲望
#有点内向,不太爱说话
#大多数时候瞧不起同龄人和其他成年坏蛋
#干的坏事都是大事(偷英国女王皇冠),不屑于干小偷小摸的事情
#不擅长和人交谈,特别是女孩子
#记性很好。能记住每个小黄人的名字并且分清他们,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有乳糖不耐症
#不怕痒
#有虹膜异色症(一眼蓝一眼褐)

大概就这么多
以后有想到的再补充……
没有little dru以及Lucy,因为我懒得整理了√

陪你们一起过的第一年——
格鲁德鲁生日快乐!!
🎊🎊🎉🎉🎂🎉🎉🎊🎊

学业问题,暂时退圈一段时间……
一星期缓冲时间以后大概就会消失,
2018年六月左右回来。
期间可能会极少登陆lof几次
真的是极少几次……

【德鲁水仙】Five days (预告)

#借梗 影子症
#影子黑德x本体白德

-
之前在群里有一个小可爱转发了一个太太的脑洞,当时看到这个梗就脑补了好多东西……刚好那位太太说可以借梗,于是……

#影子黑德
事实上也不算是黑的,相比于黑德更像格鲁反转的德鲁。就是比白德成熟稳重沉闷一点那种……

#本体白德
设定是小时候经常遭受父亲的家暴,导致内心缺爱没有安全感而且有点偏执,但是心地善良乐观开朗等……

#影子症
梗来自一位叫画纱的大佬——
极少数人中
他们的影子会逐渐成长,变成与他们一样或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从十岁开始成长到十八岁生日前一天晚上成熟
影子会从本体的身上分离
没有影子的本体只有五天时间
和影子互相厮杀
最后活下来的人将成为本体
失败的人会成为本体的影子
如果五日后影子和本体之间没有死去一个
那么两个人都会消失

#走向
是刀(这个梗怎么写都是刀吧……),中间大概会甜……而且剧情并不复杂,不过或许会有可能是双视角或者双世界(另一时空 影白本黑)但走向大概相同

#废话
我就是看没人写德鲁水仙,然后最近又疯狂迷恋上德鲁水仙,正好又有脑洞于是占个tag……但是一如既往地填坑时间会很长很长很长……

(以后我这儿的水仙大概会>双鲁……因为真的被水仙萌到,而且有好多脑洞……)

【双鲁】情愫(二)

#德鲁/格鲁(斜线暂时无意义)
#无妻无女(双方都是)
#互换身体(灵魂交换)
#ooc致歉
#格鲁人称视角

——

在我站到镜子前的一瞬间,镜中的“德鲁”就张大了嘴巴,做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而“格鲁”只是微微瞪了瞪眼睛,下一秒就夸张的扬起嘴角,开心的像是刚刚偷到一个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看着镜中真真正正被互换的两具躯体,只觉得十分难办。与自己的焦急不同,德鲁显得非常开心——他不停地伸手抚摸自己头顶,不时再理理脖子上的围巾,这让我浑身不自在。

“德鲁,请你不要随便动我的身体,还有衣服——”

他郑重地点了点头,但还是会忍不住做些小动作,比如对着镜子做出夸张的鬼脸或者捏自己的脸颊。

我感到有些无奈。放在以前我还可以拒绝与他拥抱或者在他伸手想摸自己头顶时抓住他的手腕,但此时两人已经互换了身体,我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再阻止他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说,我也该觉得高兴,毕竟现在自己也拥有了一头亮丽的金发。看着面前“格鲁”的脸庞,以及那无论如何都无法让人忽视的光头。只觉得好气又好笑。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头上寸草不生的还是自己,但起码德鲁体会到那种感受了不是吗?这样想着就让人感到开心,脸上不自觉挂起笑容。

大概是我的笑容有点太邪恶,而他有点不习惯自己,也就是“德鲁”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于是撇了撇嘴——

“哥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确实我现在体会到了没头发有多么糟糕,而你有了一头漂亮的金发……别那么看着我,我说的是事实——”

尽管他说的确实是实际情况而且没有夸大其词,但我还是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而他也没太在意,耸耸肩膀继续他的言论。

“或许这有点困难,毕竟你没了头发以后就不再需要这道工序了。但是我还是十分希望,你以后能养成一个定期洗头的习惯。还有,你最好每天能够用小梳子打理打理它——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我当然知道。每次自己去德鲁的房间叫他起床时,他柔顺的金发都是纠缠在一起,有时甚至还会打结。所以他总是得在卫生间花费很长的时间,来让糟乱的鸟窝变成柔顺的丝绸。

而这个过程自然十分艰难——

首先让它们变得通顺需要很长的时间,其次还得有耐心。我常听到他梳头时发出的惨叫,往往凄厉而带有愤恨。每当此时我就会在心中庆幸自己没有头发,有时还会得意地嘲笑他几句。然而此刻,显然我很快就能够体会到那种痛感。虽然我并不惧怕,但没人会喜欢没来由地要每天经历一阵疼痛。

不过我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避免在打理头发上浪费时间,并且摆脱洗头理发等麻烦事——

“听着德鲁,毕竟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整理过头发了,所以你的话让我有点头疼。我认为我并不特别想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所以——我能否把它剃光?剃成我那样……”

听到我的话他瞬间睁大了眼睛然后疯狂地摆手,看着自己的表情忽然变得夸张,莫名其妙觉得有点好笑。然而他接下来的话也让我夸张的张大了嘴巴,表情瞬间僵硬——

“不——你别想!如果你那么做的话我就白天光着身子去偷糖果店,或者带着假发去给我寻找一位嫂子!”

天知道他怎么会想到这种方法,但毫无疑问这个威胁对自己来说十分奏效。我在他的胁迫下发誓会好好对待他的头发,而他也同意不会做有损自己形象的事情。

之后,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我和德鲁仍然做着各自的事情——我执着于早起读晨报,而他依然赖床并且热爱冰淇淋。

唯一的麻烦大概就是洗澡。我时刻注意着不去过多观察自家兄弟的身体,但洗澡的时候人就必须得把自己脱光。虽然双方都是男性,而且德鲁的身材确实比自己好的多,但是我每次淋浴时隔着雾气瞥到有些模糊的躯体时还是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除去这一点不说,互换身体倒也没给我们带来过多的麻烦,顶多就是整天面对自己的面庞会有点奇怪。

可是渐渐地,有些事情开始变得不大一样——

我发现不知道哪一天开始,德鲁停止了吃冰淇淋,他对此的解释是吃了以后肚子会不舒服,而痛感的刺激要大于吃冰淇淋的快感。

好吧,那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体经不住冷饮的折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逐渐失去了对报纸的兴趣。起初只是觉得上面刊登的内容有些无聊,而后就完全不想再看到它——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总是让自己会有些头疼。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有一天我忽然惊觉,我好像喜欢他。

-TBC-

以下仍然一波废话——

完蛋了这篇没有完结
好像莫名其妙挖了个坑……
不过肯定是个小坑
但是填坑时间会很长因为我大概有拖延症
顺便说一下,这篇的格鲁设定仍然是坏人
(参见第一部无女时的格鲁)
ooc致歉
多谢您看到这里

好看死了

索葵Getavi:

这三张拖了特别长时间……

玫瑰有参考(

感谢Cra参与指导与草稿修改协助

怎么让你爱的那个年轻人长大?
杀死他一遍,或者死在他面前。

看到这句话时瞬间扎心
两句话让我有吃五十米大刀的痛感💔
瞬间想到德鲁和格鲁
这是个好梗可我写不出来
写一半大概就死在桌上……
(私心打双鲁tag)

梗源微博,侵删

#名朋婚戏
#"I love you, not between brothers."
#文笔不好……ooc见谅
#Gru(78) 德鲁(29)
#欢迎来找我俩玩啊~

离我对德鲁告白,然后两人确定关系已经过去将近一年。期间我们已经约会了146次,这是第147次。

今天,当我向德鲁发出邀请时,他并没有显得非常惊讶,只是帮我调整好围巾的长度然后调皮地眨眨眼睛。我同往常一样等着德鲁先坐进老爸的战车,然后才坐到主驾驶的座位上。

因为早已入夜,路上并没有很多车辆,我得以驾驶着汽车在公路上驰行。偶尔遇到一辆两辆孤独的旅伴也很快就被我甩在身后,只能扮演着过客的角色。郊外的公路上只孤零零地行驶着我们一辆车,配上前方一轮圆圆的月亮,倒也有几分意境。

只是身边的德鲁小声地打了个喷嚏。我急忙将车速放慢,然后把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

路边景物推移的速度也逐渐变慢。看着前方笔直向远处延伸,仿佛无尽的道路,我的思绪有些飞远——

146次约会,我们有过许多经历。

我们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带着不同的情感,做过不同的事情,最后以一句相同的"I love you "结束这段非同一般的旅途。

德鲁天生具有浪漫的细胞。有时他会在约会时创造一些小惊喜——

第十次约会,当自己晚上回到家,拖着疲惫的身体打开卧室的门时,看到床上摆着一个由玫瑰和棒棒糖组成的心形。和他一起在花香中啃着糖,只觉得十分幸福,疲惫一扫而光。

五十次约会时,德鲁带领着自己去到全世界最大的游乐园玩了一整天。他开心到极点,像个疯子一样到处乱窜,而我也放下了大人架子,像是从未见过新奇玩意小孩,兴奋地和弟弟一起玩着各种游乐设施。一直到最后游乐园闭馆,被保安强行轰出时才我们意犹未尽地离开。

而两人一起吃烛光晚餐则是第一百次约会。当德鲁一脸神秘地将自己推进餐厅时,我还有些不明所以,直到他将蜡烛点燃。看着桌上的顶级法国大餐,以及1990年的罗曼尼.康帝,不得不让自己再一次感慨了兄弟的财力。

不仅是这些对方刻意制造的浪漫,约会时发生的一些趣事也让自己难以忘怀——似乎是三十几次的时候,我们正在外面然后下起了倾盆大雨。直到两人都被淋成了落汤鸡时才找到一家热饮店。我点了一杯咖啡而他要了一杯奶茶。我们在店里互相依偎着等待着雨停,不知不觉竟坐在店铺的藤椅上睡着,醒来时身上还被好心的店主盖了一张毛毯。

但是有些经历也并不一定让人愉快。比如有一次……大概是六十几次约会时吧?德鲁开着他的红色跑车带着自己兜风。因为一只突然蹿出的狗,我们冲出马路撞在了栏杆上。虽然两人并没有受重伤,但那辆车算是完全报废了。德鲁说那是他最喜欢的一辆跑车,为此还伤心地吃了好多桶冰淇淋——他说这样能冲淡心中的悲痛。总之从那以后我们就把跑车换成了老爸的战车,所以这种事情就再也没有发生过。

不仅如此,还有种种发生在两人相处时的甜蜜回忆——一起在中央公园喂鸽子,去到海边的沙滩上晒太阳,相约在酒吧宿醉……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到温馨而又快乐。正是这一点一滴汇聚成了汪洋大海,在自己心中永远占据了一席天地。

而今天,也注定是难忘的一天。因为我也打算浪漫一把,给自家兄弟一个惊喜——

车子已经快要到达目的地。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海风的凉爽,听到海浪的声音。

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人,想提醒他准备下车。他似乎是感受到自己的视线,同样转过头来,对着我挂起一个微笑。

看着他略显疲惫的表情在瞬间明朗起来,我也不自觉勾起唇角。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明亮而又漂亮的眸子闪烁着蓝宝石般的光芒,顺带着一头金发似乎也出现了光泽,嘴角大幅度扬起,从牙齿的缝隙中隐约可以看到粉红的舌尖……看着面前的景象不得在心中不感慨——Dru's smiling face is really beautiful.

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心跳已经莫名加快,只是一个笑容而已,却让自己联想起双方唇齿相接时的场景。几乎无法直视他的面容,转头继续盯着马路,手指捏紧了方向盘——

“……快该下车了。”

他乖巧的应答了一声。

终于来到海边,我把车停在路边,先跳下车,然后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旁边将人接下来。

我挽着他的手坐在了海边的一块石头上,他有些奇怪但没有发出疑问。我们坐在一起看了一会儿远方的月亮,然后我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巧而精致的盒子对着他打开,说出了准备已久的话——

"Marry me?"

盒中钻戒上的宝石,微微闪烁着光芒。我直直地望着他漂亮的,蔚蓝犹如大海、璀璨堪比宝石的眼睛,等待着最后的答案——然而德鲁没有在第一时间答复。他直接按着我的后脑吻上了我的嘴唇。双方都心乱如麻,没法注意技巧,所以这吻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当自己终于被放开时,我看到他的眸子比平时更加晶莹闪亮。他一直盯着我,声线几乎颤抖——

"I do."

#早就有的脑洞
#白黑假车
#对我来说是甜文hhhh

格鲁防不胜防被德鲁压在床上——

“……干什么!”

“Bro,你知道的,我们很久都没有……”

“不,你别想了,不可能——快从我身上下去!”

“求你了……做到雨停就行!”

格鲁挣扎着抬起头看了看窗外——雨下的并不大。

“好吧好吧……这可是你说的——雨一停就得结束!”

“好的,没问题!”

格鲁在心中暗自得意——自家弟弟还是太过年轻。一般来说这种小雨不等双方脱下衣服就会停止。

直到第二天他浑身酸痛地从床上爬起来时,才深刻地感受到一切皆有可能——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双鲁】情愫(一)

#德鲁/格鲁(斜线暂时无意义)
#无妻无女(双方都是)
#互换身体(灵魂交换)
#ooc致歉

——

格鲁和德鲁是一对孪生兄弟。

他们并非一开始就是兄弟,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个兄弟。他们失散多年,直到前几个月德鲁才从临终的父亲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并且在第一时间寻找到了兄弟的坐标然后派管家去接待。

起初格鲁并不太相信这个突兀上门拜访的不速之客,以及他口中的孪生兄弟。在他心中对于“兄弟”这个词汇总是有些陌生和抗拒。就像“父亲”一样,是他带有记忆以来从未触碰过的东西。

直到他从母亲那里证实了这个消息之后才真切地感到激动。不只是因为他有了个兄弟,更多的是他将和他一起共度接下来的人生——当他得知兄弟的存在的那一刻,这世界上就不仅有他一人。相比于久别重逢的激动,格鲁更多地感到了即将告别漫长的孤独人生的兴奋。

他在飞机上抑制着大声喧哗的冲动,在椅子上喃喃吟唱脑海中所有关于兄弟的歌曲,偶尔平静下来也是思索兄弟的性格或外貌。事实上格鲁并不希望自己亲爱的兄弟和他一样头上寸草不生——他知道那并不是什么好的感受。所以当他看到德鲁那一头宛如丝绸般柔顺亮丽的金发的时候,心中毫无疑问地感到一丝欣慰。不过他表面上仍然显得很在意对方的头发,正因如此才让德鲁以为揪到一个兄弟的雷点而乐此不疲地逗弄对方。

相认之后的每一天都显得十分平静。就像所有兄弟一样——格鲁经常和德鲁在一起打打闹闹。偶尔被弟弟烦的不行的时候,只要摆出一张臭脸,德鲁就会立刻停下所有玩笑的动作,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窝到兄弟的怀里。之后格鲁就会放松拧紧的眉毛,换上无可奈何的表情,略带嫌弃而又十分宠溺地抬手揉揉他触感极佳的金发。

原本因为过度庞大而显得有些空旷寂寥的豪宅也变得充实温暖起来。几乎每天都能从中听到来自格鲁无奈的训斥和德鲁放松的笑声——在格鲁看来这简直是兄弟之间完美的幸福生活,再没有什么事比这更让人觉得开心了。

然而格鲁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家弟弟看他的眼神早已变得不太一样——总是带着淡淡哀伤和决绝而又无比幸福。德鲁自己也说不清那到底是怎样的感受,他只是喜欢看着格鲁那双漂亮眸子里映射出的光芒——每当格鲁用自己的眼睛注视他时,他都会产生一种一次性吃十几根棒棒糖或者好几桶哈根达斯都无法相比的,让人几乎抓狂的幸福感。只是往往撑不住两秒,德鲁就会移开视线然后放缓呼吸——他永远这样小心翼翼地恐怕格鲁察觉到这些异样,担心在此之后两人再也无法回到这种美好的生活。

这一晚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当德鲁抱着枕头进来的时候,格鲁正揉着自己的鼻梁。床头灯的光芒不算明亮但却铺满了整个房间。暖和的灯光照亮他的脸庞,睫毛的阴影映在脸上,整个人的面部线条显得十分柔和。

格鲁听到了声响然后抬起头来对着德鲁笑了一下——事实上那可能并不称的上是笑容。格鲁只是放松地扯了下嘴巴然后带着唇角微微扬起了几分,就让德鲁感到心跳加速。

“你是说……想和我一起睡?”

德鲁不自觉抱紧了枕头然后拼命的点头。意料之外的是格鲁并没有表现的非常惊讶——他只是对着他歪了歪头然后轻巧地答应了。

“好吧,我同意……不过仅此一次。”

之后格鲁拉开被子拍了拍空出的地方,对德鲁扬了扬下巴示意人睡到旁边。然而不等德鲁兴奋地扑过来,他就赶快朝旁边又挪了挪,顺便伸出右手食指左右摇了两下。

“当然,如果你和我靠的太近,或者在我睡着的时候有什么小动作——你知道我并不特别喜欢和别人接触,所以我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丢出去。”

不管怎么说结局总是好的。德鲁乖巧地点了点头缓缓靠近床沿。随手把台灯关上,然后慢慢地挪过去钻进被子里。尽管没有触碰到兄弟的身体,拉上被子的瞬间也能感到身边人的体温和均匀的呼吸。

月亮照常升起,银白的光芒透过玻璃窗户从窗帘的缝隙中流淌进来,为红色的地毯打上一层明亮的高光。德鲁仰躺了一会儿朝着兄弟的方向偏了偏头,不想却直接对上格鲁的眼眸。蓝色的瞳孔微微闪烁着光芒。不等德鲁心跳加快格鲁就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然后他凑上前去在德鲁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

"Good night, my dear bro. Wish you a sweet dream."

……

早晨,当格鲁醒来时,发现被人揽在怀里。他的第一反应是将人踢下床去,然而在行动的瞬间看到的对方的面容,使得他生生停下了动作。

"Um... Good morning, bro? "

德鲁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舒服地哼了一阵,然后习惯性抬手揉了揉眼睛向自家兄弟问好——只不过到了最后语调骤然拔高,显然他也发现了不对。

此时看着对方光滑的头颅,格鲁才意识到一直让自己觉得不舒服的,遮挡视线的东西——来自德鲁的金色秀发。

-TBC-

以下一波废话——

本来是个小短篇结果不小心写长了
就算写长了也不会太长,按道理来说下一篇就完结了吧?按道理来说应该是甜的吧?
不敢确定……
我大概是个废人了……
按道理来说ooc是我的,毫无疑问
有什么建议欢迎小窗来提
多谢您看到这里(话痨属性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