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一个话痨+话废的逗比
痴迷欧美圈,热爱黑瞎子
入圈随心佛系,圈子广泛
无cp洁癖,接受不了ooc车(被车吸引进去被ooc吓出来 呕吐)
嗑强强几乎上瘾
职业打call√
无论写文还是别的啥就是自己图个开心
懒癌晚期,随心情填坑😂
一般不弃坑
乐意被催更

【情剑】答复

曹德智x臧鑫
国际惯例圈地自萌
原著向,情感纠纷一波
大概是刀,但讲真我觉得很甜啊!
直男思维预警——感觉和大家的脑回路不一样,觉得臧臧不是傲娇一下是真的以前被伤过,然后这次又扎心了,所以……

碎碎念:当初看到牧野的话没太在意,因为他俩后面没戏分,结果真正萌上反而是今天看了我单行本,看到他俩死了才……(经过漫威蹂躏龙王传说二十七喜欢的角色相继领盒饭的我对刀已无感)
然后今天看到老曹那句话瞬间不淡定了。
大兄弟???没搞错吧??情商呢?殿主!情商在哪里??真·无情斗罗,你够了啊!
表示接受不了烂尾,于是毅然决定接上!
(为了剧情连贯前面又加了点,于是为了不影响阅读,前半段几乎为原著……)

————————————————————————

      看着深渊军团被武魂融合技包裹,曹德智和臧鑫终于释然。
      臧鑫偏头看了看身旁的曹德智,却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四目相对,眸中只剩下生死与共后的平静与长情。
      身后的虚影越发虚幻。臧鑫张了张嘴,许是觉得以后再无机会询问,终究开口。
      “终于结束了吗?我们终于可以无所顾忌了吗?”臧鑫轻声问面前的曹德智。
      曹德智的表情有些苦涩:“对不起。”
      臧鑫微微一愣,没有想到曹德智会向自己道歉。曹德智无情斗罗的封号不是白来的,这个唐门斗罗殿的殿主,不仅待人冷漠淡泊,两人长期的相处也让臧鑫深刻了解面前这个男人的固执和执着。
      他们两人的事情太过复杂,这不仅仅是哪一方的错与对。或许上天真的不祝福这份禁忌的恋情吧。
      臧鑫轻轻摇摇头:“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不只是你,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不敢面对。可是,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不,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结局就注定了,必然会是悲剧。我们使用了一次情感动天之后,其实就明白了这一切,所以,你才主动要求去血神军团做第一血神。我没有阻止你,因为我们都不愿意看到那样的情况出现。”
      曹德智叹息一声,道:“其实我们都没有错,只不过,上天跟我们开了个玩笑。除了那一瞬间的融合,多情剑和无情剑始终都是互相排斥的状态。”
      臧鑫苦笑道:“是啊!这是上天对我们的捉弄,也是让我们拥有情感动天这等绝招的代价。它让我们在心灵结合的情况下又会出现相互排斥的情况。所以我才会说,我们的结局早就注定了,必然会是一场悲剧。”
      语毕,两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臧鑫能够感受到对方情绪的波动,因为他的手已经被握的有些发疼了,但曹德智好像没有意识到。      
      许久,他缓缓开口:“终于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并不是所有极限斗罗的武魂融合技都必须献祭自己的生命,只有我们才需要如此。好在我们的武魂融合技还能起到作用,可惜,只能争取到三天时间。”
      臧鑫道:“舞麟是神王唐三之子,一定会有奇迹出现的。我们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战神殿有越天斗罗关月一步跨入神级,我们唐门也有情感动天这个绝招。我们没有给唐门丢人。”
      曹德智哈哈一笑:“不重要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这一生,我并不后悔。认识你,我也不后悔。”
      臧鑫深吸口气,目光有些空远。过去的事终究是过去了,但留下的东西不会消失。假如,自己这辈子没有遇到他,那么会不会拥有那些经历?会不会找到一个温柔的女子,度过快乐的一生?会不会不被情所伤?会不会……放下那些执念?
      执念。
      无情斗罗曹德智执着固执,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时至今日,只能是感慨句“造化弄人”罢了。
      多情斗罗一向温和的眸子暗了暗,覆上了一层悲伤。长长的睫毛下垂,在脸上打出一片阴影:“下辈子,最好别让我再遇见你。”
      曹德智却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不,下辈子还要做兄弟。”
      臧鑫抿抿嘴,张开嘴深吸口气,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其呼出。
      身后的虚影几乎已经消散。
      曹德智将臧鑫的表现看在眼里,第一次,这位无情斗罗眼中出现了波动,欲言又止几次,了无以往的决绝。
      “……我以为你会像以前那样纠正我。”
      “我已经纠正了太多次了。”
      “那么,你打算放弃了?在我们生命的最后一刻?”
      “……”
       臧鑫沉默不语,眼中的光芒依然暗淡。半响,他发力捏了捏曹德智的手掌:“我有点疼。”
      “对不起。”
      曹德智赶忙放松,说出了今天甚至可能是这辈子的第二声对不起。
      臧鑫摇摇头,缓缓开口,却是避开了曹德智的问话。
      “多情自古空余恨……这句话放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
      “道是无情却有情,亦是如此。”
      臧鑫猛然抬眸,对上的却是一双柔和而深情的眸子。
      曾几何时,他为此沉沦,几乎疯狂。事实上现在又何尝不是呢?沉寂数十年的心灵在此刻依旧颤动。
      “你还是不肯开口吗?”
      曹德智的声音已经很轻了,他看到了爱人的动摇,却没有听到期望的话语。
      “罢了……罢了。”
       臧鑫苦笑一声,目光终究是软了下来:“我也厚脸皮了那么多次,不怕这一下。”
      “道是无情却有情。老曹……这么多年了,其实,我已经不抱太多期望了。我……在你心里,我们终究……还是只能做兄弟吗?”
      “不。我们是爱人。”
      曹德智不假思索地答复,眼中闪烁着光芒,此刻的他终于扬起了笑容。
      事实上,他早在得知史莱克学院被炸毁时就已经正视了对臧鑫的情感。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他总觉得来日方长,有机会了可以再好好弥补对方。却不想走到了今天,两人再无来日。
      “臧鑫,这些年来,真的是我错了。我没有意识到我也早已沉沦于你,我不该去逃避,更不该离你而去,让你独自承担一切。臧鑫,我爱你,不亚于你爱我。”
      无数个年年,无数个春秋,无数个难寐的夜晚。等待了那么久,终于得到了答复,臧鑫眸中的光芒终于重新燃起,久违的笑容重新洋溢在脸上。他终于得到了应有的答复,他以为他会激动,会疯狂,或者泪流满面。而在此刻,这件事真正发生的此刻,身体却只能洋溢出一个笑容。
      无情亦多情,多情对无情;
      多情已无情,无情亦多情。
      臧鑫以为自己已经控制住了情绪,缓缓开口,声线仍然颤抖。
      “曹德智,我也爱你。”
      抬手揽住他的脖子。
      唇齿相接,双方都发了狠地吸吮,快要吻进对方的喉咙里,融到他的血液里,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身后的虚影完全消散。
      没有人知道无情斗罗和多情斗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完成了怎样的壮举。法则的羁绊,上天的阻拦,在那一刻通通碎裂。
      他们用生命换来了一份向世俗完美的答复。

评论(7)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