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一个话痨+话废的逗比
痴迷欧美圈,热爱黑瞎子
入圈随心佛系,圈子广泛
无cp洁癖,接受不了ooc车(被车吸引进去被ooc吓出来 呕吐)
嗑强强几乎上瘾
职业打call√
无论写文还是别的啥就是自己图个开心
懒癌晚期,随心情填坑😂
一般不弃坑
乐意被催更

【呈丘】 回忆

#看了最新话的脑洞,是呈哥给丘哥交狗时的情形,不是很显cp
#新一话的呈哥丘哥都好撩,论两个男神在一起后除了祝福还能干嘛(流下幸福的泪水)

“……这是什么鬼东西?”

丘哥无论如何也没想过开门之后会先看到一只狗,而且还是被贺呈面无表情地抱在怀里。

“别告诉我这也算任务。”

丘哥按着门把的手臂上已经出现了青筋,眉头拧紧,满脸写着不爽。

第一次,丘哥不是很想放贺呈进来。

看不出贺呈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站在门口,也没说要丘哥让路,好像也没打算解释为什么忽然要丘哥养狗,还是只不知道断奶了没有的小狗。

只有直直望向丘哥的漆黑眼眸和不时逗弄小狗的修长手指能显现出站在这儿的并不是一尊雕塑。

“不。”

男人忽然开口。

明明有求于人,却好像对方欠了他百八十万。

丘哥愣了一愣,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于是额头川字更明显了几分。

他刚打算询问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就被紧接着的言语打断。

“算我欠你的。”

平静的话语,眸中一如既往不带其他情绪。

丘哥没养过狗,也不是很喜欢宠物,特别是会掉很多毛,需要经常洗澡,还得不停出去溜的那种。

所以他非常不想接这活。

而且,看对方的意思,养狗的时间还极有可能会无限延长。

但是贺呈这句话很轻易地,便让丘哥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他的肌肉几乎是瞬间松弛了,面色也忽然变得和缓,言语中带有一丝不得已而妥协的委屈,还透着无奈——

“……说什么欠不欠的。”

侧身为贺呈让路时,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丘哥忽然想起很久以前。

那时,他还不是丘哥,大家叫他阿丘。

回忆逐渐清晰,他突然意识到刚刚的对话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两人说出的句子好像也没有任何变化。

-

那时他还是呈哥纯粹的手下。

这话的意思不是说现在两人之间就不纯粹了,而是当时他们的关系还没那么复杂。

互相也没那么铁。

所以丘哥其实不是很能理解自己当时的想法。

可能是一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在部队待的时间太久之后,责任感过于强盛。

或者是那种对上级绝对忠诚的思想的根深蒂固。

也有可能是贺呈本人的人格魅力,而且他对手下弟兄的态度确实不错。

总之是他们在出任务时遇到了突发事件。

有个敌人没被处理干净,手里还端着枪。

子弹朝着贺呈射过来时,阿丘不假思索地挡在了顶头上司前面。

现在想来,其实最可能的原因是当时贺呈是他的金主。

假如呈哥出了什么事,阿丘还得去费尽心思的找别的雇主。而呈哥这种人不错,对手下好,开价还高的雇主,很难再找到第二个。

阿丘倒是没想过还有睁眼的一天。

他为贺呈挡子弹时只想着对方死了自己就要啃不止一个月馒头,甚至可能连馒头也啃不起。

但他没想过自己死了以后,是百分百没办法啃馒头了。

贺呈当时坐在他床头,阿丘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

似乎没有缺胳膊少腿。

还行,下个月的饭有着落。

丘哥这样想着,觉得比较宽慰。刚打算起身,便感到右臂一阵剧痛。

他想要看看手臂伤的怎么样,转念一想,估计也是被绷带缠得死死的。肯定什么都看不到,于是作罢。

“呈哥?”

那个男人坐在那里有点太死气沉沉,半天了不说一句话也不换个姿势,阿丘看着都觉得闷得很。

想着对方不会是没发现自己醒了吧,于是开口试探。

“丘,你的手臂……”

男人终于开口。

是正常探望病人的话题。

阿丘以为他会问自己疼不疼,伤的怎么样,或者是告诉自己胳膊废了,不截肢也要半残之类的。于是耐心等待对方接下来的话语,同时想着该怎么回复。

“算我欠你的。”

这句话可算是个急刹车顺带转弯漂移,反正阿丘被甩的猝不及防,差点没被唾沫呛到。

虽然仔细想想,这句话似乎很符合贺呈的套路。

呈哥是刀尖舔血的人,有手下没兄弟,有兄弟也不是过命交情。

对他来说,比起感情还是切身利益来的实在。

结果他孤身过独木桥多年,忽然遇到个人关键时刻真会为自己豁上性命,第一反应不是感谢却是亏欠。

贺呈当然不知道阿丘是怎么想的,他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有人会为了下个月不饿肚子而为别人拼命。

事实上阿丘本身的行为确实很让贺呈匪夷所思,他无法理解世界上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个人给另一个人挡子弹。

但无论多么不符合逻辑,这事确确实实发生了,故事的主角就在他身后的病床上躺着,胳膊挂了彩。医生还没说会不会影响以后的活动,但估计被枪伤到也不是闹着玩的。

他当然对阿丘有感激的情绪。不过常年来的思维方式还是让他觉得先要对躺着病床上的人有所回报,最好是利益回报。

而对阿丘来说,他也有点匪夷所思。

尽管经过换位思考勉强理解面前男人的想法,但他也更倾向于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做事。

所以他笑了一声——

“哈,说什么欠不欠的。”

-

丘哥回过神来。

贺呈已经坐到沙发里,低着头,看着面前的狗。

他叹口气,走了过去。

看着地上的小狗拼命摇着尾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这东西已经开始掉毛了。

“先说好,我没养过狗,死了别怪我。”

评论(6)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