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一个话痨+话废的逗比
痴迷欧美圈,热爱黑瞎子
入圈随心佛系,圈子广泛
无cp洁癖,接受不了ooc车(被车吸引进去被ooc吓出来 呕吐)
嗑强强几乎上瘾
职业打call√
无论写文还是别的啥就是自己图个开心
懒癌晚期,随心情填坑😂
一般不弃坑
乐意被催更

【双鲁】情愫(二)

#德鲁/格鲁(斜线暂时无意义)
#无妻无女(双方都是)
#互换身体(灵魂交换)
#ooc致歉
#格鲁人称视角

——

在我站到镜子前的一瞬间,镜中的“德鲁”就张大了嘴巴,做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而“格鲁”只是微微瞪了瞪眼睛,下一秒就夸张的扬起嘴角,开心的像是刚刚偷到一个世间独一无二的珍宝。

看着镜中真真正正被互换的两具躯体,只觉得十分难办。与自己的焦急不同,德鲁显得非常开心——他不停地伸手抚摸自己头顶,不时再理理脖子上的围巾,这让我浑身不自在。

“德鲁,请你不要随便动我的身体,还有衣服——”

他郑重地点了点头,但还是会忍不住做些小动作,比如对着镜子做出夸张的鬼脸或者捏自己的脸颊。

我感到有些无奈。放在以前我还可以拒绝与他拥抱或者在他伸手想摸自己头顶时抓住他的手腕,但此时两人已经互换了身体,我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再阻止他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说,我也该觉得高兴,毕竟现在自己也拥有了一头亮丽的金发。看着面前“格鲁”的脸庞,以及那无论如何都无法让人忽视的光头。只觉得好气又好笑。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头上寸草不生的还是自己,但起码德鲁体会到那种感受了不是吗?这样想着就让人感到开心,脸上不自觉挂起笑容。

大概是我的笑容有点太邪恶,而他有点不习惯自己,也就是“德鲁”的脸上露出这种表情,于是撇了撇嘴——

“哥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确实我现在体会到了没头发有多么糟糕,而你有了一头漂亮的金发……别那么看着我,我说的是事实——”

尽管他说的确实是实际情况而且没有夸大其词,但我还是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而他也没太在意,耸耸肩膀继续他的言论。

“或许这有点困难,毕竟你没了头发以后就不再需要这道工序了。但是我还是十分希望,你以后能养成一个定期洗头的习惯。还有,你最好每天能够用小梳子打理打理它——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

我当然知道。每次自己去德鲁的房间叫他起床时,他柔顺的金发都是纠缠在一起,有时甚至还会打结。所以他总是得在卫生间花费很长的时间,来让糟乱的鸟窝变成柔顺的丝绸。

而这个过程自然十分艰难——

首先让它们变得通顺需要很长的时间,其次还得有耐心。我常听到他梳头时发出的惨叫,往往凄厉而带有愤恨。每当此时我就会在心中庆幸自己没有头发,有时还会得意地嘲笑他几句。然而此刻,显然我很快就能够体会到那种痛感。虽然我并不惧怕,但没人会喜欢没来由地要每天经历一阵疼痛。

不过我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避免在打理头发上浪费时间,并且摆脱洗头理发等麻烦事——

“听着德鲁,毕竟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整理过头发了,所以你的话让我有点头疼。我认为我并不特别想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所以——我能否把它剃光?剃成我那样……”

听到我的话他瞬间睁大了眼睛然后疯狂地摆手,看着自己的表情忽然变得夸张,莫名其妙觉得有点好笑。然而他接下来的话也让我夸张的张大了嘴巴,表情瞬间僵硬——

“不——你别想!如果你那么做的话我就白天光着身子去偷糖果店,或者带着假发去给我寻找一位嫂子!”

天知道他怎么会想到这种方法,但毫无疑问这个威胁对自己来说十分奏效。我在他的胁迫下发誓会好好对待他的头发,而他也同意不会做有损自己形象的事情。

之后,我们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我和德鲁仍然做着各自的事情——我执着于早起读晨报,而他依然赖床并且热爱冰淇淋。

唯一的麻烦大概就是洗澡。我时刻注意着不去过多观察自家兄弟的身体,但洗澡的时候人就必须得把自己脱光。虽然双方都是男性,而且德鲁的身材确实比自己好的多,但是我每次淋浴时隔着雾气瞥到有些模糊的躯体时还是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除去这一点不说,互换身体倒也没给我们带来过多的麻烦,顶多就是整天面对自己的面庞会有点奇怪。

可是渐渐地,有些事情开始变得不大一样——

我发现不知道哪一天开始,德鲁停止了吃冰淇淋,他对此的解释是吃了以后肚子会不舒服,而痛感的刺激要大于吃冰淇淋的快感。

好吧,那可能是因为我的身体经不住冷饮的折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逐渐失去了对报纸的兴趣。起初只是觉得上面刊登的内容有些无聊,而后就完全不想再看到它——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总是让自己会有些头疼。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有一天我忽然惊觉,我好像喜欢他。

-TBC-

以下仍然一波废话——

完蛋了这篇没有完结
好像莫名其妙挖了个坑……
不过肯定是个小坑
但是填坑时间会很长因为我大概有拖延症
顺便说一下,这篇的格鲁设定仍然是坏人
(参见第一部无女时的格鲁)
ooc致歉
多谢您看到这里

评论(1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