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一个话痨+话废的逗比
痴迷欧美圈,热爱黑瞎子
入圈随心佛系,圈子广泛
无cp洁癖,接受不了ooc车(被车吸引进去被ooc吓出来 呕吐)
嗑强强几乎上瘾
职业打call√
无论写文还是别的啥就是自己图个开心
懒癌晚期,随心情填坑😂
一般不弃坑
乐意被催更

相隔两地的长途通话

#双视角

#呈

那人去出任务,已经过了快一周。不知是出了什么状况,连电话也没打来一个。

盯着手里的东西有一段时间了,揉了揉太阳穴,手指本能地打开通讯录,按下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嘟——嘟——”

铃响了三声,那人还没接起。

以往三声之内是必然会听到他低沉的嗓音的。

手指敲着桌面,自己几乎对人接起电话已经不抱希望,稍感焦虑之时,耳畔却响起熟悉的声音。

“喂。”

“怎么这么久。”

“刚刚在处理事情,没听到。”

“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

不清楚那人是不是在搪塞,也不好再追问。又跟人闲聊了几句,直到可聊的话题聊尽,两人都陷入沉默,却又不肯挂电话。

“嗒!”

电话里传来杯底与桌面碰撞的声音,看来他刚刚是在喝酒。

“呈哥,你不常给我打电话。就算打了,也聊不了这么久……”

语毕,听筒里陷入很长一段空白,隐约能听到人又拿起杯子灌了一口。

“……有话直说。”

自己不是磨磨叽叽的人,今天却和人扯了许多有的没的。猛然间也有点想喝酒,略一沉默,终究开口。

“我想你了,快点回来。”

#丘

这次任务本来是没什么,只不过向个欠债的倒霉鬼讨债。谁知那人在赌场输得裤衩都没了,这次竟打算鱼死网破拉一人陪他下地狱。

进门人表现得还服服帖帖,佯装去取钱袋,谁知交接时却从袋子里掏出把手枪直接开枪。亏得自己隐约觉得不对才没当场命丧黄泉,就算如此子弹也还是贴着脸过去,拉出一道血痕。

直接夺了人手枪把他崩了去见阎王。

搜了搜他家里结果只在冰箱里找着一瓶未开封的啤酒。快把他家翻了个遍也没找着钱,连个开瓶起子也没有。

烦躁咬开瓶盖坐在沙发里,才发现裤兜里的手机正在振动。

手机里只存了那人一个号码,想着这次是没法在铃响三声内接电话了。不知是什么心理还觉得有点好笑,拿起瓶子灌了一口,按下接听键。

“喂。”

“怎么这么久。”

“刚刚在处理事情,没听到。”

“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

看了眼脚边滴血的尸体,略一沉默还是决定掩饰,自己本不善于说谎,幸好那人也没再追问。

对方又与自己闲聊了几句,双方都不是会找话题的人,没过多久可聊的话题便聊尽。

听筒里陷入沉默,理智说现在应该道句不早了,然后结束对话,偏偏又不大舍得离开对方的声音。

脸上伤口隐隐发痛,一阵烦躁猛灌了口啤酒。

“嗒!”

将瓶子放在桌上,没控制住力度,响声有些大了。

“呈哥,你不常给我打电话。就算打了,也聊不了这么久……”

自己今日的语气是有些冲,可能是劫后余生也可能是喝了啤酒涨了勇气。脑海里反复打了草稿最后还是决定直接跟人说。

说之前又喝了口啤酒,不知是为了壮胆还是放松。

“……有话直说。”

以为对方会沉默许久。刚打算起身收拾残局,结果听筒里乍然传来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却令人猝不及防。

“我想你了,快点回来。”

手里酒瓶子差点没脱手。

这下有了好理由,就着瓶嘴咕咚咕咚灌了一整瓶,抬手擦了擦嘴,发现脸上不知何时挂上了笑。

“好。”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