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患者

一个话痨+话废的逗比
痴迷欧美圈,热爱黑瞎子
入圈随心佛系,圈子广泛
无cp洁癖,接受不了ooc车(被车吸引进去被ooc吓出来 呕吐)
嗑强强几乎上瘾
职业打call√
无论写文还是别的啥就是自己图个开心
懒癌晚期,随心情填坑😂
一般不弃坑
乐意被催更

唱给你的歌

#呈视角

抬手打开桌子上的老式录音机。随便放了张磁带进去,响起的是不知名的华尔兹乐曲。

老爸的品味……优雅而做作。

闭着眼睛眯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无聊。抬眼看了看那人,正陷在一旁的沙发里,手里还拿了根烟。

“丘,我从来没有听过你唱歌。”

他翻了个白眼,走到我身旁,抬手关了录音机。

“你想听什么。”

微微扬了扬眉毛,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得到这样的答复。

不过这人对自己似乎一向是有求必应。

那……听什么呢?

思索半响猛然开口,精神上的愉悦带着身子也立了立。

“父亲,会唱吧?”

“……什么?”

他愣了一愣,张了张嘴。半响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把烟掐灭,表情仍有点僵硬。

我知道他刚刚显然是误会了什么,摇摇头摆了摆手。

“来,开始。”

“总是向你索取 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 才懂得你不容易……”

“……”

倒是没想到眼前这人会真的正儿八经的唱了这首歌,脚尖不时点地,哒哒地打着节拍。中间有的词他忘记了,于是就开始轻声哼唱。他哼唱时,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眼神变得深远,目光变得柔和。

他唱的歌的音调比原音低了一些,原本低沉的嗓音显得更有磁性。幸好这首歌的音调本来就不是太低,不然人恐怕到一半就唱不下去了。

“感谢一路上有你……”

沉默地听完,本来想调笑几句,但看到人正经的样子又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倒是把目光投了过来。

“怎么样?”

“本来以为你会是五音不全。”

他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

“现在呢?”

“挺好。”

评论

热度(18)